重振虎威的“五虎策”

时间:2019-12-30 09:31:34 分享到:

2012年,深圳人均GDP达到1.228万美元;2018年,深圳人均GDP达到1.671万美元。按照世界银行关于中等收入陷阱的衡量口径(1.2 万美元),深圳市已经多年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。然而,今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数据显示,深圳GDP增速分别仅为0.9%和1.1%,落后于全省其他地市。

为什么在人均GDP多年持续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后,深圳经济发展却出现增长乏力的现象呢?美国经济学家威廉·鲍莫尔提出的服务业“成本病”假说也许能够给予相应的解释。

鲍莫尔认为,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增长较快,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增长较慢。当制造业和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时,名义工资也会随之上涨。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提高增加产出从而对冲名义工资增涨,服务业劳动生产率相对较低,名义工资上涨将增加服务业生产成本。在劳动力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的过程中,将进一步降低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而阻碍整体经济增长,落入“后中等收入陷阱”。

从2012-2018年深圳制造业和服务业劳动生产率及增速情况看(图1),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增速长期负增长,说明制造业转型升级效果不理想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深圳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增速远高于服务业劳动生产率。产生这种情况,并不是深圳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提高过快,而是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下降过快。另外,以居住价格指数观察服务业成本变动。从2012-2018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和居住价格指数(图2)看,深圳市近7年实际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保持稳定,而实际居住价格指数逐月攀升,与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形成了越来越大的“剪刀差”。由此,一方面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提升乏力,另一方面服务业成本上涨过快,导致深圳经济存在掉入“后中等收入陷阱”的可能。

不破不立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当前深圳经济增长乏力的困境并非一时之事。重振深圳虎威,打赢经济翻身仗需要科学统筹谋划、精心周密部署。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,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,从武装“虎脑”、强壮“虎腰”、强健“虎肢”、再塑“虎型”和融入“虎群”等五大方面着手具体实施。建议在产业发展上“两步走”,抑制服务业成本过快上涨,加速提升制造业劳动生产率;在区域格局上“两手抓”,对内,继续推进组团发展战略,向各自为“镇”开战;对外,加快深化区域合作战略,向融入大湾区冲锋。

武装“虎脑”。一是结合“十四五”规划,出台《重振深圳虎威推动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(2020-2023)》,全面系统谋划部署推动高质量发展,1年打基础、2年建机制、3年见成效。二是组建“重振虎威”办公室,设高标准基础设施、高层次产业体系、高品质宜居生活、高水平社会治理等专项小组,主抓行动方案落实。三是率先制定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绩效考评体系,对各单位、各部门实施以提升劳动生产率或全要素生产率为主、提高经济总量为辅的考评体系。

强壮“虎腰”。继续推动组团发展战略,将全市25个镇区重新调整划分为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五大组团。因地制宜探索“管委会管理+公司运行”模式,整合优化行政、土地、资金、招商等资源,打造强有力的行政骨架。巩固电子信息、装备制造、生物制药、智能家居、旅游五大主导产业地位,通过补链、延链、强链提升劳动生产率,加快发展新能源、新材料、节能环保等先进制造业以及金融、会展、文化等现代服务业,打造更结实的现代产业体系骨架。

强健“虎肢”。加快构建“井”字型交通主框架,其中,上“横”由深中通道和中开高速组成,下“横”为深珠(伶仃洋)通道及其西延线,左“竖”为105国道,右“竖”为广澳高速。与此同时,加快建设形成“二环十二射”干线路网体系,推动道路、国省干道、铁路、高速公路等统一规划建设管理,实现15分钟上高速、上高铁、上码头。

再塑“虎型”。采取有力措施抑制服务业成本过快上涨,特别是抑制房价过快上涨,研究设定月度房价涨幅的预警上限,减轻宜居宜业的负重。对标深圳市,每年选派1000名以上的业务骨干赴深圳市挂职学习,出台在“放管服”改革、营商环境、医疗教育、人才引进等方面的政策措施,实现“深有我有、深优我次”,提升深圳发展软环境。

融入“虎群”。加快推动“东融、西拓、南联、北协、中崛”的区域发展格局,重点向东倾斜。顺应区域合作3.0 版发展新趋势,与周边地区开展深度合作。东部组团与深圳宝安、前海共建世界级先进制造业合作区,南部组团与珠海、澳门共建世界休闲旅游合作示范区,北部组团与佛山(顺德)共建全球智能家居协作区,北部组团参与江门、珠海斗门建设高端产业集聚发展区。

版权所有:深圳市联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转载请注明出处